2017-03-13 22:26:14

文不对题的慢品牌

文不对题的慢品牌


品牌的本质是时间的慢跑

而非炫丽的烟火

这就注定品牌会是一个慢而长的动词


1.jpg


这个话题来得有点悬,前几天飞京城,在飞机上俯视大地,顿感人如蝼蚁,地面的名车、大宅也无非是细小尘埃。转念间,我被置换到了千里之外,速度是如此的快,以至于沿途的风景全被空白代替。这就是我们的快速度,快得就只剩下空白了。我有点怀念起慢吞吞千里赶考的秀才了,他们会花大半年时间跋涉,路途艰苦漫长,可也就有了雅兴,诗词歌赋如是鲜活异常。


随着一阵颠簸和刺耳的尖刺声,我被摔到的地面,一切又照了旧。下了飞机看到蚂蚁我还是倍感伟大,这就是我的“快生活”。被这一折腾,做出这样一个文不对题的演讲,也就在所难免了。


我耳边已经听到一些嗡嗡声了,那是一些感觉已看透世道,或装着已经看透世道的高人发出的,他们同时用鼻孔哼出了一曲:“你在天上折腾傻了,回到地面看我不用钱砸死你”


没有疑问,如今的中国超速发展,照此下去成为“第一GDP”似乎只是时间问题。可一不留神我们都成了快餐文化下的蛋。我们这群“快蛋”几乎都跑疯了,只要能有一个数字结果,我们就会扑将过去。在这种没有尽头的急行军中,突然听到一声“慢”,想必会感觉非常的刺耳。我会说不管你如何努力超速,我们的目的地都只有一个—那就是坟墓。


这个观点从来就不新鲜,只是如今内容有了不少变化。记得如今已经如日中天的华为,创始人任正非先生在多年前写过一篇广为流传的文章《华为的冬天一文中》,说过这样一段话:“十年来我天天思考的都是失败,对成功视而不见,也没有什么荣誉感、自豪感,而是危机感。也许是这样才存活了十年。我们大家要一起来想,怎样才能活下去,也许才能存活得久一些。失败这一天是一定会到来,大家要准备迎接,这是我从不动摇的看法,这是历史规律。”是的,每个企业都会面临失败的一天,或者死亡一定会到来。任正非还说道:“做企业永远有数不尽的危机,永远面临倒下去的临界点。做企业需要永远的谦卑,牢记时间的作用,时刻警惕事物昙花一现的本质。”  这段时间与此番言论相相呼应的,应该就是刚刚度过完百岁生日的美国品牌“通用汽车”宣布破产。在这次席卷全球的经济危机中,蒙受损失的不只是通用,就连被誉为股神的巴菲特先生也不得不面对早已陌生的亏损。不过开始亏钱的股神巴菲特,倒是看清了经济与人生的真相,他说道:“这是个最坏的时刻,同时这是个最好的时刻。人们在失去金钱后,将重新寻回做人的价值。”


虽然我们谈到一个品牌,往往离不开其物质状态的躯壳,而品牌成功者都有一个共享的秘密:决定品牌命运的上帝之手深藏在每个人的大脑深处,我们称之为思想力。


思想力的获得和实践都不会是一个速成的过程,它需要耐心和毅力。它直面残酷的现实,但决不失去信念。


所以在《慢品牌》讨论的一开始,我就提出了两个不着边际的问题:“世上最快乐的国度在哪里?”“亚洲最快乐的国度在哪里?”。答案有点意外,都是那些崇尚“慢”的国度,如富裕的北欧和瑞士,还有物质财富异常匮乏的亚洲小国不丹。即使是被誉为经济警察的美国,目前最具品牌价值和潜力的googel公司也一直坚守“不做恶”“很好玩”的慢原则。结果大家都很清楚googel发展迅猛。这不难看出快只是内在慢坚守的某种形态,既非目的也绝非必需。至少幸福的不丹人不需要。


“慢”这个字常常被误解,似乎慢就和贫穷、懒惰、落后相关联。可正是这些崇尚“慢”的瑞士和北欧等国家实现了慢富裕,慢幸福,慢先进。他们享受生活,尊重常识,恪守承诺,因此在狭小并不富饶的国土上创造出众多的全球品牌:创新的诺基亚、时代相传的劳力士、安全顾家的沃尔沃、童趣无限的乐高等等……。如果只是从物质形态来解读他们的幸福,那未免太过粉饰。如果你还了解象瑞典这样的国家,你有了小孩,政府会补贴企业8成薪水,以支付480天有薪假期。你是否以及能感受到了“慢”的温情与美妙。他们的描述是:请阁下将最宝贵时间,付给家中的未来社会栋梁。


如果慢是一种谦卑,那你到有可能会跑得很快,前面提到的快公司googel,发言人沃希尔就不乏这样的言论:“正如要在游戏中保持领先位置,你必须注入新鲜因素,有令人惊奇之处。我们不觉得自己很强大,我们仍以各个杂牌的小团队投入工作,我们觉得自己非常小。”


美国强生公司,在它悬挂于墙头的百年信条中,不难看到另外一种慢功:强生及其所有分公司最醒目位置悬挂的从来不是市场任务,亦非营运周期或营利数据,而始终是仅有一页的、语言简洁纯朴的——《我们的信条》。它有目共睹,它深入每个强生员工的心中。在过去六十年间,它已被翻译成36种语言,遍布世界地区。


了解美国历史的人,可能还记得那艘运载清教徒的五月花号,当五月花号靠岸时,这片最年轻的大陆于是有了信仰。持续快速的奇迹总是来自对慢的坚守,美国的三权分立制度,美国公民可拥有枪支制度,都是慢制度,所以在美国要通过一个决议是经常要争论半天的。可不就是这些慢价值,才使得美国持续快到今天吗。


所以我们会看到,慢品牌可以成就快生意。与此相反,中国市场的种种速生的快生意,却没能成为品牌。


可能在演讲中,我还谈到不少现实的技巧,甚至还有漂亮的模型,可我知道,这些已经固化的东西不会真正启迪人,也并非我此次想谈的重点,虽然我知道这对我们现实的生意会有不少帮助。


我更看重的东西,很可能会被看做“混沌”“云雾”“迷踪”。这不打紧,因为那些肯定、具体、清晰都只会是暂时的。而问题却会永恒。


我们最终会明白,身体是工具,它是变化的、物质的、速朽的。而精气才是本源,它恒长、灵慧、不灭。


台湾剧作家赖声川说过一段话,听来有了一半的道理: “求诸身外物的快乐往往伴随痛苦而来,唯有求诸心内的快乐才是真正的快乐。”为什么说是一半的道理呢?因为块乐的另一半,少不了我们这副物质丑皮囊,当你根本没有感到它的存在时,你是多么幸福呀。


不管你承不承认,四季分明是一乐态。面对事态也是如此,不管你是否已经用上电脑,坐上飞机,开上电动汽车,我们做事的方式并没有太多的变化,在春天深埋种子,在夏天挥汗,在秋天收获,在冬天沉淀。这还是有点慢吗?上帝知道答案。

点击探索集和品牌梦想公园

川公网安备 51011202000164号 蜀ICP备13004125号-2 2003-2017 成都集和品牌设计有限公司

扫码咨询集和品牌顾问
集和成都公众号 Bicocd